药械

药品零加成今年全国覆盖!三道关你怎么过?

作者:赛柏蓝整理自新华社、瞭望、21世纪经济报 来源:赛柏蓝整理自新华社、瞭望、21世纪经济报 日期:2017-01-10
导读

         6日闭幕的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表示,今年公立医院改革将在所有城市推开,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推进新旧运行机制平稳转换。

关键字:  药品零加成 |  |  

        6日闭幕的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上,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表示,今年公立医院改革将在所有城市推开,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推进新旧运行机制平稳转换。

        来自会上的信息显示,目前,全国已有1560多家城市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公立医院收入结构持续优化,医药费用增长得到有效控制。今年,我国将把挤压药价空间、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和政府落实补偿政策联动起来。

        李斌强调,2017年要持续深化医改,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积极推动医疗联合体、医疗共同体、专科联盟建设,发展远程医疗协作网,提高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面。

        此外,她指出,年内将实现符合转诊规定的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直接结算,推进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两票制”,加强全行业监管,加快形成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进一步主动优化调控医疗资源布局,深入实施健康扶贫工程,继续实施改善医疗服务行动,增强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

        这就意味着,之前在地方部分落地的药品零加成,与即将公布的“两票制”,自此整体提速,进入了倒计时的冲刺跑道,而伴随药品加成取消带来的系列挑战,药企、医院和流通渠道,真的准备好了吗?

        挑战1:医院缺口有多大?

        按照国务院的文件精神,实行“药品零差率”后,公立医院的收入缺口将由三个部分来“填补”,即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政府补贴和医院自行消化——这三部分按照“811”的比例来分摊:财政补贴10%,医院自行消化10%, 80%由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补偿。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素有“中部协和”之称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近日被曝出,在取消药品加成后,其每年收入减少2亿元,今年不得不停掉5000万的设备采购预算;而此前,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蒋鹏程曾在采访中表示,药品零差率改革后,医院每年在药品销售上亏损1500万左右。

        另有数据显示,2013年,山东省章丘市5家试点医院的预计亏损额为7600万,但财政补贴只有4000万;2013年两会期间,浙江省仙居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建飞称该院零加成后的收入缺口有1.2亿,而政府10%的补偿基本上没有拿到。

        2015年,海南省琼海市人民医院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增加的收入仅占取消药品加成的39.5%,仅8-9月两个月就亏损175.7万元;北京市曾对8家公立医院的医疗项目进行成本核算,均呈现较严重的亏损状态,且近半数属于政策性亏损——打破“以药养医”的经营模式,拆除医院驱利的“引信”,面对突如其来的收入锐减,很多医院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瞭望》新闻周刊则调查发现,相比综合类医院,药占比较高的中医院很难通过提高药事服务费等方式调整缺口。

        广东增城区中医院是一家二级甲等医院,药占比近50%。“中医院用药多,手术少,住院量少,很难通过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来补偿。对我们来讲,门诊量越多,亏损越大。”增城区中医院副院长刘伟栋说,医院自试点以来医疗总收入呈逐年下降趋势,每年减少收入约1000万元,加上政府补助260多万元,年亏损达700多万元。

        “较低的医疗服务价格与医院自负盈亏的运行机制不配套,医院只能通过多开检查单来弥补医疗服务收入的不足,这类情况确实存在。仅仅取消药品加成无法解决公立医院逐利的根本性问题。”广州市卫计委副主任胡丙杰说。

        挑战2:药企成为“接盘侠”?

        在此背景下,处于强势地位的医院向药企拖欠费用和索要返利甚至捐赠就成为药企无法言说的痛。

        据公开报道,2016年初至今,仅湖南湘雅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20家公立医院就拖欠了长沙40余家药商超过100亿元的药品货款。为了维持药品的正常供应,甚至有部分药商只好高利率向民间机构借贷,仅此一块的损失每月就高达20万元。

        12月20日,江苏省物价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省清费降本减负以及涉企收费检查的有关情况。其中,南京市卫计委因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过程中,未经批准,擅自以捐赠的名义向药品企业收取“资金占用补偿和规模优惠收益”款。

        据随后报道显示,这笔“捐款”费用基本上是按照采购金额的1%-5%收取,数量还是比较大的,而对于这笔钱的用途,南京市卫计委表示是“用于医疗事业”

        挑战3:药房托管接不住?

        此前一直有分析认为,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药房不再是盈利部门,再加上即将全面实施的“两票制”,公立医院或将药房进行托管,这也给流通企业带来了药房托管的机遇。

        国内已经有包括康美药业、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三九集团在内的医药公司承接了药房托管。

        但时任广东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曾公开表示,药房托管是羊爱狼,没有挤压流通领域的不合理的价格水分,却使利益链更长,水分更多。另外,医院托管药房要收取托管费,为支付托管费用,托管方会进一步压低药品采购价,当价格低于产品成本时,临床急需药品也可能断货。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医院协会曾受国家卫计委体制改革司委托,对药房托管的利弊及潜在风险展开专题研究,并在2015年5月《中国医院》杂志上发表题为“我国药房托管现状分析”的论文。

        这篇由中国医院协会和国家卫计委有关人士联合署名的论文称:“药房托管是不是能像有些人认为的具有防止商业贿赂功能呢?54.13%的参调人员认为这无助于防止商业贿赂。高达97.02%的参调人员认为药房托管存在潜在风险。在调查问卷的建议栏中,许多人直接表达了对药房托管的反对意见。”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中国医学论坛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